】人们一般认为,现代大学起源于欧洲中世纪。最接近于当今大学形态的办学理念发端于德国的威廉·洪堡。他不仅是德国现代大学之父,也是美国现代大学的祖父,是美国卓越大学的源头所在。然而“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美国大学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其历史原因。

威廉·洪堡(Wilhelm von Humboldt)于1767年6月22日出生于波茨坦,他的祖上属于勃兰登堡贵族,声望显赫。

19世纪初,威廉·洪堡被任命为普鲁士内政部文化与教学部负责人。在这个职位上,他成功地改革了德国的教育体系。

今天的大学生对高等教育体系习以为常,但在威廉·洪堡时代,以下这些教育理念都是开创性的:

在高中引入毕业考试Abitur,用以选拔人才;创建教师培训计划,即“教学候选资格”;关注研究与教学的统一性,科学的自由性以及哲学系的“统一职能”。坚持理想主义的知识观,应该通过科学教育人们,而不是考虑有用性;训练每个人的所有技能。将普通的人类教育和专业培训严格分开,让学生成为社会人;国家取代教会成为国民教育的承办者和资助者,防止政治、宗教或经济利益对科学内容的影响;学校属于社会的一种学术机构,它以社会各阶层的教育税捐作为财务支持;主张学制的社会化与平民化,反对按社会阶层划分学制,构建学分制的思想;不同的教育类型被划分得更为细致和科学,让所有阶层的子女都有相同的机会接受教育。

在1809-1810年期间,威廉·冯·洪堡被授权在柏林创建新型大学。洪堡认为“大学应是研究机构,以创造性地发展科学”,“是对世界进行新解释、粉碎宗教迷信的世俗化中心。”

很快,普鲁士的其他大学都效仿了这种新型大学,随后,德国其他地区的大学也都以此为模板改造。

研讨会成为洪堡大学的标志。根据普鲁士政府的计划,大学还应扩大为社会化的教育机构,以培养可靠的公务员和政治人物。

洪堡的“教育强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edabiao.com/,云达不莱梅学术立国”观念也为其他国家提供了一个样板。据说有超过10000个美国学者在19世纪中叶获得了这些德国大学的博士学位。这些人把洪堡的办学理念带到了美国,成为高等教育的领导者。

说起美国历史最悠久的现代大学,人们通常会第一时间想起哈佛。但哈佛最初只是一所学院(college),承袭了英国大学的传统学院制。

学院拥有相对独立的财务权和管理权。电影《哈利波特》中霍格沃茨的各个学院就是反映英式大学传统比较直观的例子。

在威廉·洪堡的理念在大西洋彼岸扎根之前,美国的高等教育学院主要致力于传授知识(类似于中国古代所说的传道授业解惑),培训那些进入当时所谓学术领域的人,基本不注重研究。此外,很多著名的美国学院由宗教教派建立,并坚持宗教正统,这显然与大学所追求的科学精神是矛盾的。

洪堡理念在当时的社会环境里极具激进、前瞻、引领性质。它的根本目的在于“提倡科学永远不会完全发现但要不停探索的事物,而非已经发现的事物”。

1876年,在丹尼尔·科伊特·吉尔曼的领导下,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巴尔的摩开设了一所新型综合大学,非常明确地模仿了德国威廉·冯·洪堡的办学理念。这是美国第一所现代意义上的大学,使大学从一个主要致力于传承既有知识的机构转变为探索、追求、发现新知识的地方。

几年之后,查尔斯·威廉·艾略特将哈佛学院重塑为哈佛大学,由洪堡设计的大学模式迅速而稳固地在美国扎根。

普鲁士大学坚守两条原则:探索科学的自由、教学与研究的统一。这两点成为哈佛大学的办学基准。作为哈佛大学第21任校长,艾略特在哈佛任职长达40年,他主张自然科学与人文科学并重,强调选修课,提高入学标准,终于使哈佛成为世界最顶尖名校,而其他院校也群起效法,带动了美国高等教育水平的整体提升。

当然,自由研究和教学本身并不是大学的目标,而是达到目标的手段。大学的终极目标是知识,新知识以及更多的知识。

当今世界,美国大学统领高等教育界的江湖。无论哪种世界大学排行榜,前100名的大学中,美国高校居多。尤其是最拉风的前10名之中,美国通常要占8名。

相形之下,德国大学的排名则要逊色得多,德国顶级大学三剑客(慕尼黑工业大学、慕尼黑大学、海德堡大学)排名往往都在50名之外,更不用说其它的卓越大学联盟或TU9的成员校了。

这里面的影响因素很多,例如英语语言文化的主导,政府对于精英教育理念的认同度不一,以及二战之后诺贝尔奖获得者大多来自美国等。如果单从发展根源上看,美国大学和德国大学的区别就在于对洪堡理念的实施程度不同。

威廉·洪堡作为德国大学之父,为德国教育设计了一种理想化的发展模式。然而在实践中,德国大学并没有完全按照这样的模式演进,反而是美国大学更接近洪堡模式的理想状态,因而更为成功。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曾经有教育界专家指出,无论何种大学排名或等级之分,其深层的根源都在于经费。

大学与其它机构实体不同,它的生存源于经费。财力雄厚的大学,必然能凝聚高端的师资,提供更好的学术支持,激励更多的研究成果,招收更优质的生源。

威廉·洪堡为实现大学的财政独立,特别鼓励其获得拥有自由支配权的捐款。在美国,无论是原先的私立学院还是后来的私立大学,都恰好实现了独立于政府的财务自由。甚至美国的公立大学也在模仿私立大学机制,他们同样拥有非直接来自政府的重要收入来源(如捐款等)。

因此,美国的大学实际上可能比德国大学更接近威廉·冯·洪堡的模式,它们代表了独立自治的勃勃生机传统,学术自由深深依赖于此。

在这方面,德国大学却没有成功。德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实施义务教育的国家。德国的公立大学不收学费,洪堡的大学模式必须努力适应比洪堡预想中多得多的大学和学生。德国也有私立大学,但数量很少,也多为学院性质(比如有的侧重于商科),不是综合型大学。

洪堡模式进入美国之后,并没有取代当时已经存在的学院系统。相反,它启发了美国研究生的培养阶段。大学被放置在原有学院之上,导致美国的大学教学模式很特殊,学生先要完成学院的本科基础,然后才可以接着进行后期的高级研究生教育。

美国研究型大学注重研究生阶段,并与随后的博士、博士后培养机制密切相关,这种形式非常适合集中做研究,更适合洪堡理想中的因材施教和研讨会模式。

而很长时期以来,德国高等教育在世界上特立独行:没有单独的本科和研究生课程模式,只有硕博二级教育体系,本硕连为一体。直到2002年,德国才正式加入博洛尼亚进程。它在研究型大学的发展方面,比美国滞后了好几十年。因此,洪堡的大学模式在今天德国的压力实际上要高于其在美国的压力。

另外,洪堡在普鲁士的改革并不只是针对大学,还有基础教育领域。他是新型大学的创始人,云达不莱梅但事实上他的大学模式完全有赖于德国的大学前教育模式(即文理中学高阶),后者使学生为进入大学做好准备。

德国作为传统的工业强国,注重大学科研的实用性。因此,德国有很多应用技术大学,德国双元制教育在世界范围内很知名,培养了大批职业技术人才。但这种方式也存在一定的弊端:缺少前瞻性和尖端性的科学创新。

同时期美国主流的研究型大学并非将大部分科研直接用于工业或社会,反而促成了一流技术的创新与研发。有人说,美国顶级大学内的各种研究中心聚集了世界上最聪明的大脑和最前沿的科技,并不为过。

当然,德国也有大量的研究中心、研究协会,比如马克斯·普朗克学会和弗劳恩霍夫协会。但这些机构并非大学系统的一部分,尽管大学教授会将两边的工作联系起来。

总结:威廉·冯·洪堡按照理想中的古希腊学术传统,付出了英雄般的努力重塑了普鲁士教育,却反而直接引领了美国新大学的创建,并带来了世界高等教育格局的重新洗牌,这是值得人们深思的事情。德国大学教育的口碑和含金量有目共睹,但它的改革和复兴之路也是任重道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