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着报道两年一度的影像器材盛会photokina大展契机,我很有幸再次前来这座位于德国西部的展会城市,依旧熟悉的建筑及风光令我欣喜不已(其实主要是上次来缩在霍亨索伦桥上的锁还在的原因)。在紧张而忙碌的报道工作之余,我还抽空去了一趟距离科隆市不远的科布伦茨市。前往这座城市的原因无他,是我还自诩算个军迷,而科布伦茨则拥有一座名为“国防科技科学博物馆”的军事博物馆,吸引我独自一人前来参观。

科隆火车站悬挂有“4711古龙水”的LOGO,下面的文字则是“真正的古龙水”意思

起个大早,我就打点行囊,前来位于科隆大教堂边上的科隆火车站,准备搭乘火车前往科布伦茨。从科隆到科布伦茨的火车非常多,即使不是快车一般一个多小时也到了。在这里我推荐大家使用“DB”列车APP,可以很方便地查询到所需乘坐的班次,以及经停车站名称。科隆火车站有个有趣的小细节(请看上图),这里悬挂有“4711”古龙水品牌的LOGO,以及德文“真正的古龙水”的意思。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古龙水是港台的译法,实际上就是“科隆水”,而这种发源于科隆的香水最著名的品牌便是“4711”了(得名于公司的门牌号)。

科隆火车站每个月台不时会有各个班次的火车停靠,一定要确认是自己乘坐的,否则就不知道会到哪里了

不过说实话,德国的火车交通还是感觉不够方便,比如买票的时候自动售票机有着繁琐的流程,乘坐的车次停靠月台编号并不印在票上而是需要自己在下图中的黄色表格查询,此外在车站也难以寻觅一个可以咨询的工作人员,总之要在这里坐车还是相当考验人的外语水平。

火车班次、停靠车站、进站时间及月台都只能靠自己在这样的黄色班次表上查询了

还有就是同一个月台,在不同时刻会停靠去往不同目的地的火车,如果没留神上错了的话……你就不知道你要去哪里了。而且更变态的是,由于有火车会晚点,有可能你查询到的火车停靠时间来的却是另一趟车,着实让人捉急啊。

没有检票闸机、没有安检,在站内从台阶上上来便是月台,第一次来的时候着实令我诧异

科隆火车站有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请见上图),那就是车站内到乘车月台,没有任何安检、检票的过程,从台阶或者扶梯上来便是月台,是没有人检票的,而在列车上也不是总有乘务员来查票的,购票有时候还是看自觉。

科隆火车站内部给人的感觉还是充斥着非常古朴的工业气息,钢铁桁架直接裸露在外,从房顶来看也相当简陋,我觉得这也跟这个国家有时候给人的印象有几分相似,那就是追求简朴和实用。从我看的老照片来看,目前正在使用的科隆火车站有可能是战后重建的,老照片中的科隆火车站顶棚基本全部坍塌,这也与这个国家在1945年的状态相似。但谁知仅过了很短的时间,美因茨这个国家就迎来了再一次的复兴,重新以欧洲领导者的姿态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单凭如此的奋斗精神便非常值得学习。

在类似于国内硬座车厢的过道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抵达了科布伦茨这座美丽的欧洲小镇。在来科布伦茨的路上,火车路过了一个叫雷马根的地方,熟悉军事的军迷朋友一听就知道,当年在这里盟军与德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诸如《雷马根大桥》这样的电影也有所反映。此外,位于科隆和科布伦茨中间的一座城市波恩也相当有名。波恩曾经是原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的首都,更是大音乐家贝多芬的故乡。

铁道沿线的围墙充斥这样的涂鸦,说老实话我不是非常喜欢,感觉和那些贴小广告的没有太大区别

相比喧嚣的展会城市科隆,科布伦茨给人的感觉则是非常传统的欧洲小镇,宁静而淡雅。走在干净整洁的小街上,看着街道两旁千姿百态的欧式建筑,要不是两旁的汽车,总会给人一种梦回十九世纪的感觉。就像电影里那样,一个风尘仆仆、抱着乐谱的年轻人,从你旁边匆匆走过,他的名字叫贝多芬;过了一会儿,一个同样年轻的奥地利下士也着急忙慌的跑远,他的名字么,算了不说也罢……时光仿佛在这里静止,历史则见证了无数的兴衰荣辱、沧海桑田,我觉得这也正是欧洲小镇的最大魅力了吧。

非常可喜的是,科布伦茨整体建筑依旧还是比较矮,几乎没有现代都市常见的钢筋水泥丛林,最高的建筑,依旧是教堂。走在科布伦茨的小街上(狭窄的街道着实不能称作大街),每走一会儿就能遇见一座教堂,而教堂的历史则有可能绵延至中世纪之久。

我从科布伦茨HBF火车站出来之后便向北步行,此前在查资料时发现这里有个景点叫做“德意志之角”。既然敢叫这样的名字,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edabiao.com/,美因茨相信势必也会有吸引人的地方。趁着早上时间还早,我便前往此地游览一番。走在这样的欧洲小镇上真的是一个相当惬意的事情,没有太多的游人,其实说实话本地人也不多,稍微进一个比较小的巷子就几乎看不到什么人,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走过就好。

欧洲小镇最大的魅力就是没有街边的汽车,走在街上总有一种梦回几百年前的错觉

再来谈谈拍照家伙:这次photokina展会图片我都是使用奥林巴斯E-M5 Mark II和12-50mm套机拍摄的,而闪灯部分则是日清的i40。这样轻便的设备在行走的途中可以说是非常轻便,开闪灯后的画质也足以满足报道的要求。考虑到即将参观的博物馆里面不允许使用闪光灯,我连闪光灯都放在了酒店房间里,全部行囊都装在一个小野人的六百万(这个包的型号叫六百万……)单肩摄影包里面。告别了沉重的单反相机,无反相机将会是未来我工作的主力设备。

越接近德意志之角,游客的数量就愈发得多了起来。我发现这里的建筑一个小细节,那就是阁楼的窗户侧面依旧会贴上瓦片,浑然一体的设计也有相当有趣的。

没走了两步路,还没到德意志之角,路边边又有了一座教堂,哥特式的尖顶高耸入云,教堂内也鲜有游人来访,一切都显得如此安静而祥和。我也只是大致看了下,就离开了,继续前往德意志之角。

在这里先扯点儿闲篇: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德国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国家,这也是历史如此有趣的地方。1871年,打赢了普法战争的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在法国凡尔赛宫镜厅加冕为德意志帝国皇帝,自此“德国”才算正式登上世界舞台。尽管1871年成立的德意志帝国也叫德意志第二帝国,那么自然之前就有一个所谓的“德意志第一帝国”(1933-45的纳粹德国自称为德意志第三帝国)。这个“德意志第一帝国”就是神圣罗马帝国,用伏尔泰的话说就是“既不神圣,也非罗马,更不是帝国”,是一个由众多大大小小的邦国组成的邦联

自1871年德意志帝国成立后,德意志帝国的国力日益增强,成为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领导国家,开始走上了侵略扩张的霸权帝国主义之路。其实在那个年代,这也毫不稀奇,用NHK大河剧《坂上之云》的台词说,当时的国家要不成为英法俄德这样的帝国主义国家,要不就是成为清帝国这样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更或是印度这样的完全殖民地国家,没有别的选择。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正是帝国主义国家争夺霸权以及海外殖民地的时候,德国与英法俄争霸的道路在当时也是势在必行。说实话,我一直比较赞成不要用现代的角度去思考历史,而是要站在当时的角度考虑,而德意志帝国在十九世纪下半叶正是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只不过具体的争霸路线有误,非要去跟英国较劲,以及后面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打输了。

德意志之角这个名字的来历便是这里是摩泽尔河与莱茵河的交汇处,相传凯撒曾率领罗马军团抵达此地,后又有军队在此驻扎,拱卫罗马帝国的边疆,而中世纪的时候这里还是著名的条顿骑士团的领地。如今,这些都已不见了,只有摩泽尔河潺潺的流水还在静静诉说这些风流故事。

德意志之角最吸引人的,便是德意志帝国开国之君威廉一世的雕像(虽然德意志帝国一共就仨皇帝……)。如今的这座青铜雕像已经是后重建的版本了,当年十九世纪末落成的原版雕像在二战时已被盟军炮火摧毁。雕像下面还有两行德文:“Nimmer wird das Reich zerstret,Wenn ihr einig seid und treu!”,意为只要团结和忠诚,帝国将永不毁灭。当然了,德意志帝国1918年就已覆灭,今天再看总感觉有那么一丝的讽刺之感。

德意志皇帝威廉一世的青铜雕像后的长廊悬挂有各州的州徽,根据维基百科记载,这里还有包括德国在1945年失去的东普鲁士的几个州在内的全部州徽,不过我翻照片貌似没找到。上面这张是photokina展会举办地科隆市所在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州徽,在此聊表纪念。

好了言归正传,还是说说科布伦茨国防科技科学博物馆吧。即便是照着谷歌地图,我还是七绕八绕才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院里找到了博物馆的入口。要是不看德文介绍,你能想象下图就是这个博物馆的入口吗?说实话真的是简陋的够呛……可能人家觉得无所谓或者是没太多资金来装饰门面吧。

我参观的这个博物馆德文全称是“Wehrtechnische Studiensammlung”,翻译为中文便是国防科技科学博物馆,门票售价是3欧元,进去后可以拍摄。可能是我是工作日去的,整个博物馆的游客算上我只有五六个人,四层的博物馆非常按键,工作人员貌似也只有门口的一个老爷爷。

不知道是不是德国人也比较认同“民以食为天”这句话,一进博物馆大门就可以看到展示的军用口粮,内含食品的种类还是相当丰富的。我一直比较同意战争一定要重视后勤,让士兵无论是作战还是赈灾都能吃得饱、吃得好,而不是反复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我觉得后者这么做既对不起士兵,也是一种对后勤能力地下的推脱。

没走两步,有一件大杀器展现在眼前,这就是600mm口径的“卡尔”臼炮的炮弹一发。为了展示其尺寸,我把自己的iPhone 5S手机放在了下图的炮弹旁,各位可以一窥其尺寸大小。后面的图片便是一辆经过改装的四号坦克吊起炮弹为卡尔臼炮装填的照片。卡尔臼炮最为“黑科技”的地方,就是这货竟然是自行的……

一进门就震惊地看到了600mm口径的卡尔臼炮的炮弹,跟我iPhone 5S的对比就可以看到炮弹的尺寸有多么恐怖

这个博物馆尽管装甲车辆比较少,但是火炮那真是大把大把的。我一直觉得火炮,尤其是大口径火炮可以说是一种“军迷的浪漫”。流连于这些火炮之间时,我总会想,也许七十多年前一群也是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以炮兵的身份参加了这场世界大战,他们经历了哪些战斗?战争结束后他们回家与亲人团聚了吗?

除了之前的卡尔臼炮炮弹之外,在一层的另一个角落里还放着一发俾斯麦战列舰的380mm主炮炮弹!俾斯麦战列舰的威名相比即使不是军迷也会有所了解。像这样的380mm大口径主炮在俾斯麦战舰上共有8门,想想便非常令人兴奋。我一直觉得发射导弹的现代军舰没有过去的大舰巨炮看上去有气势,多炮塔神教的浪漫也绝非现在坐在办公室里按电钮发射导弹所能够比拟的。

150mm口径的sIG 33重步兵炮,这款重炮还被改装在1号坦克上,成为“野牛”自行火炮

除了上面的大家伙之外,这型leIG 18、75mm步兵炮也相当让我感兴趣。leIG 18步兵炮与1927年由莱茵金属公司研发,400kg的总重量、可拆解为6-10个部件携带,最重的一个部分不到80kg的设计非常便于在山地间携带、使用,小巧的体积也难以被敌人发觉。类似的设计思路还有就是日本的九二式步兵炮,该型火炮令中国军队在抗日战争中吃了大亏。

我感觉这个博物馆是以军事科普为主,所以除了真实的武器装备之外,还陈列有包括俾斯麦战列舰、下面的古斯塔夫列车炮和巴黎大炮的模型,让人们,尤其是青少年了解到这些曾经存在过的人类工程学、军事科学的杰作。

128mm的Flak 40重型高射炮,看资料PaK 44反坦克炮也是基于此款高射炮研发的

在37年全面抗战前夕,中国国民政府曾向当时的纳粹德国购买了枪械、火炮、装甲车辆在内的大批武器装备,在武汉会战前还是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尽管未能实现武器装备的完全利用,但试想如果没有这些装备,抗战初期国军只会更加苦难。下图中的88mm高射炮,当时中国政府也购买了20门Flak 18这一早期型号的88mm高射炮,用于巩固长江的防御,而这些火炮也最终被日军所获,全部损失。

除了88炮之外,国军还装备了下图中的sFH 18重型榴弹炮,其中有一部分是32倍口径的莱茵金属150mm榴弹炮。这些火炮的性能在当时是高于日军装备的自产榴弹炮,但这些火炮也与1号坦克这样的装备一样,最终惋惜地全部损失。

“诺登飞”多管机关炮,转动手柄即可依次发射,甲午战争前北洋水师的军舰也曾配备该武器

在二战期间,国军还装备有下面的这款37mm口径、45倍口径身管的Pak 36反坦克炮,尽管该火炮的穿深非常有限,但击穿日军装备的九五式轻型坦克、八九式中型坦克和九七式中型坦克的正面装甲,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据网络资料,在台儿庄战役期间,国军炮兵部队使用这款Pak 36反坦克炮对日军的坦克部队造成了很大的杀伤,有效迟滞了日军对台儿庄的进攻。

像上面这些自身不具备动力的裸炮,尽管具备成本比较低廉的特点,但无论是火炮的运输、展开以及位置转移都非常不方便,在二战结束后就相对比较少见了。火炮的部分就向各位观众老爷们介绍到这里,后面再来看看馆藏的装甲车辆部分。

在军用车辆区域,令我感觉比较遗憾的是这座博物馆似乎并没有陈列二战期间的德国及其他国家的坦克,此外我感觉可能是因为展馆面积有限,所以内部的车辆摆放十分密集,而且有不少展品是没有围栏的,观众完全可以零距离感受这些历史上的钢铁怪兽的极致魅力。

军用车辆展区一进来,我便看到了一辆一战时期的经典坦克——法国雷诺FT-17,而且这辆展品经历了近一百年的时间却依旧保持相当完好。在当时,雷诺FT-17是一款改写了坦克发展历史的全新产品,位于顶部可360°旋转的炮塔、低于车身并配备悬挂的履带传动系统等技术参数均奠定了现代坦克的设计思路,尽管今天看来显得很简陋,但在当时可以说这款产品是一款划时代的坦克。

实际上二战初期法国投降时,法军还有不少的FT-17坦克正在服役,而这些坦克也被德军收入囊中,不过此时这款坦克已经严重过时,所以也没有太多的表现机会,还是有几分美人迟暮的感觉。

展厅正面,自然是要展出德国自家研发的坦克了,于是“一辆”豹一主战坦克便映入眼帘。不过最神奇的,还是这款坦克是被从中间切开的!观众不必钻入坦克内部就能看到豹一主战坦克的内部构造、乘员分配,以及各部分的装甲厚度,还是非常非常长知识的。

尽管坦克有着钢铁巨兽般的体积,但实际上内部由于内部动力、火控等诸多设备的占用,实际上留给乘员的空间可以说是捉襟见肘的。而下图中不同部分的装甲厚度,也反映了设计者对于防护和机动这两个彼此矛盾的参数进行的取舍。

被切开的炮塔剖面,可以看到内部的构造,乘员必须要在这样一个非常拥挤的的环境内驾驶和战斗

前面我们提到,由于科布伦茨国防科技科学博物馆没有二战时期的坦克车辆,所以在雷诺FT-17坦克旁放置了不少军模,来展示二战时期的坦克及装甲车辆。下图中就有包括“三突子”、电传动的“象”式、四号坦克歼击车和猎豹在内的多款在原有坦克改装而来的坦克歼击车(严格意义上“象”式是保时捷虎的改装型号)。

非常遗憾的是这个博物馆并没有看到二战时期的坦克车辆,只是在雷诺FT-17坦克旁边放置了不少模型

下面还有包括追猎者,以及重型坦克歼击车的中级产物——“猎虎”式坦克歼击车。这款重型坦克歼击车配备有128mm的Pak 44火炮,车体正面150mm、火炮正面250mm的超强护甲也是非常罕见的。但实际上这款坦克歼击车的实际使用效果并不是非常理想,过于笨重、无炮塔的设计令其机动性严重不足,据二战第一坦克王牌卡尔乌斯回忆,猎虎在正常行驶时必须要固定炮管,否则火炮将会很容易损坏,而这对于遭遇战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下面这里还有一战时期英、德两国的坦克模型,以及德国的一号、二号和三号坦克在内的多款经典的早期坦克。而下面一层则是玛蒂尔达、T34/85、霞飞、虎I、虎II和豹式等各国主力坦克模型。这些模型的意义则更多地是军事知识科普,让更多的人,尤其是青少年了解到祖辈参加战争时的武器装备,以及交战对方的坦克车辆。

这里还有一战时期的德国A.7V.、英国Mark IV、德国1号、2号、3号和九七式等坦克模型

玛蒂尔达、T34、M3格兰特、豹式、虎I、虎II、K-V1这样的二战各国主力坦克模型也均有陈列

二战时期,德国曾经研发过一些“脑洞大开”的武器装备,比如下面这款SdKfz 2半履带摩托车。根据维基百科资料,最早这款半履带摩托车是为了空降比开发用于空投后拖曳火炮而设计的,后来干脆用来拖拽飞机,并且在泥泞的东线战场运送兵员。半履带的设计令其具备了更好的越野性能,小巧体积也能实现比较强劲的拖曳能力。

二战结束后,德国分裂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西德)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德国成为冷战时期东西方对抗的最前线,所以东德配备有苏系的武器装备。90年两德重新统一之后,德国便同时拥有了北约和前华约这世界两大军事阵营的武器装备。所以在这个博物馆里我们也能看到部分苏系装备,比如下面这辆T-55主战坦克。

由于前东德配备的苏系武器装备,所以在这里我们也能看到上面的T55这样的苏系坦克

配备有双主炮、脑洞同样非常大的德国VT 1-1试验坦克(我觉得这货叫坦克歼击车更合适)

SdKfz 231是一款配备装甲的6×4轮式装甲车,配备一门20mm的KwK 30机关炮,装甲厚度8-15mm

SdKfz 251半履带式装甲车,该型装甲车拥有多种改装型号,不仅可以用来运兵,还能实现反坦、防空等功能

像二层楼那么高的SdKfz 9半履带车辆,串联三到四辆则可以拖曳诸如虎I、虎II这样的重型坦克

卡车前部设计有“亨舍尔”公司的LOGO,而这个名字背后则蕴含着丰富的历史

科布伦茨国防科技科学博物馆馆藏的装甲车辆中二战的车辆并不多,坦克更是难寻踪迹,从这一点来看还是感觉比较遗憾。如果是喜欢二战坦克车辆的话,还是要去俄罗斯的库宾卡坦克博物馆去看,那里有包括虎王、甚至是镇馆的“鼠”式超重型坦克。

前面向各位看官老爷们介绍了火炮和装甲车辆,那么还差什么呢?当然就是枪了!科布伦茨国防科技科学博物馆共有四层,其中有两层都是展览了枪械和步兵装备,其中枪械更是覆盖了从古老的前装线膛火绳枪,到如今德国国防军的现代化装备。馆藏枪械的数量和种类,对于军迷来说绝对是一场视觉饕餮盛宴。

如果看过好莱坞大片《爱国者》电影的话,你肯定会惊讶于那时候战斗方式——用戏谑的话就是“排队枪毙”。士兵以连排级为单位排成横队,大家肩并肩站立射击,即使距离很近的敌人射击时也并不躲避。如此奇葩的战斗方式也是与当时的前装滑膛枪射程近、命中率低、装弹慢的技术特点有关的,一旦进入到后装线膛枪时代,就不再会有这样的“排队枪毙”战斗了,更不必说下图中的马克沁重机枪了。马克沁重机枪直接将密集阵型冲锋战术打入冷宫,也为中国的抗战贡献出了自己的一分绵薄之力。

相信看到下面这张照片中的轻机枪,大家都会有很眼熟的感觉。是的,大家很容易认为这款机枪就是抗战神剧中的捷克式ZB26轻机枪,各部抗战神剧的主人公们经常抱着机枪恨不得突突个半个小时,打死一百多个日军士兵。实际上首先下面四支枪里面只有最上和最下是ZB26,中间两把是英国的布伦式(可以理解为英国版的ZB26),其次线轻机枪弹夹只有二十发子弹。那么问题来了,捷克ZB26的射速是500发/分钟,那么扣住扳机多长时间20发子弹就会打完呢?

最上和最下都是抗战神剧的主角——捷克ZB26轻机枪,是的就是神剧中子弹无限的机枪

抗战神剧中除了无限子弹的捷克式ZB26轻机枪之外,还有一款开外挂的武器——毛瑟C96手枪,当然这款手枪在国内有着另一个更有名的名字——驳壳枪。实际上这款毛瑟C96手枪也有很有意思的故事,首先就是这款手枪并不是毛瑟本人研发的,而是毛瑟工厂三个员工在工作业余时间鼓捣出来的。在制式手枪的选择上,毛瑟C96因为诸如成本过高、后坐力大等原因输给了鲁格P08手枪(后者德国的制式手枪)。不过有句话叫做“东方不亮西方亮”,这款手枪在民国军阀混战的时候可以说是备受青睐,各地军阀纷纷砸锅卖铁也要装备,还有另一个外号叫做“盒子炮”,而这款手枪也成为国军营一级以下军官的制式手枪,毛瑟及欧洲其他工厂仿制的毛瑟C96手枪也有非常大的比例是销售到中国,在中国的人气也远高于她的故乡。

下面这款长得怪怪的、有点像双联装轻机枪的武器,正是世界上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冲锋枪(尽管长得不像),那就是意大利研发的Villar Perosa M15。这款枪械奠定了冲锋枪这一全新武器分类,实现了发射手枪弹、可以全自动发射等特点。

这款看上去很像轻机枪的意大利Villar Perosa M15实际上被算作冲锋枪的鼻祖

配备不同弹夹的伯格曼MP18冲锋枪,这款冲锋枪在民国时期也配备较多,在中国得到诨名“花机关”

再来说说下面的StG44突击步枪吧:这款德国研发的突击步枪也是被普遍认作是世界上首款发射中间威力弹药的可全自动射击武器。我们知道常规的步枪弹由于后坐力比较大,实际上是不太适合作为全自动手持武器的弹药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美国的M14突击步枪),而手枪弹威力、射程又偏小,所以德国在二战期间创新地设计了一种威力介乎于标准步枪弹和手枪弹之间的这样一种弹药,用于这款StG 44突击步枪。尽管这款武器并不完美,但却是极具划时代意义的。

还比较值得一说的就是下面这支火绳枪:火绳枪顾名思义就是用一根经过特殊化学处理的、燃着的火绳,来点燃火药池的火药发射弹丸的武器,因为一下雨就悲剧所以最后被燧发枪取代。其实在最早的时候火枪相比弓箭并不出众,但为什么最后火枪会取代弓箭,成为军队的制式武器呢?我认为首先就是弓箭对弓箭手的身体素质、射击技艺的要求特别高,无论是培养还是征召都是比较困难的一件事情,而火枪兵的准入门槛则大大降低,这样部队的规模显著扩大、士兵投入战场前的训练所需时间也明显变小,对士兵个人的身体素质和能力要求也更低。

馆藏还有更加古老的火绳枪,前装滑膛的特点使得那时候打仗变成了“排队枪毙”

下图这种前装燧发枪发射的原理是射手扣下扳机后,装有燧石的击发装置击中前部的钢片,打出火花点燃火药池内的火药。这样就不会担心火绳熄灭,无法射击的问题了。还有一个有趣的细节就是,如果网友们看过介绍拿破仑时代的电影的话,那时候的士兵使用这种前装燧发枪的时候,是要装填两次火药的,第一次是在枪管内装填推动弹丸发射的,而另一次则是火药池内供击发使用的。再考虑到战斗过程中士兵难免紧张,实际上燧发枪的射击速度是非常慢的。所以在现代意义上的后装线膛枪出现之前,各军往往采用之前我提到的“排队枪毙”战术,排成紧密的人墙,大家同时射击,这样才能获得比较高的命中率。

这里还有抗战神剧中出境率很高的——南部十四年式手枪,这款手枪也是抗日战争期间日军的制式手枪

在前装燧发枪和后装线膛枪的过渡期间,也就是大概中国太平天国运动和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各国还出现了一种前装线膛枪。使用时士兵先装填火药和米涅式子弹,然后在击发装置处安装一个含有雷汞的雷帽,然后射击。这样装弹的效率大大提升,枪管内的膛线也能保证更高的命中率和更远的射程。正是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这种前装线膛枪开始兴起,传统的拿破仑时代“排队枪毙”战术也再无用武之地了。

在枪械发展历程中还出现过一种前装线膛枪,相比滑膛枪无论是射程还是准确性都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洪荒时期的后装线膛枪看上去还是相比比较简陋,有些型号一次还只能装填一发子弹

科布伦茨的国防科技科学中心楼上馆藏的枪械不仅数量的,干货也是相当的多,更可贵的是枪械的成色还相当不错,从中不难看出工作人员对枪械的保管和保养的用心程度。我在装修之前的军事博物馆看到有很多很珍贵的装甲车辆等藏品没有得到太好的保护,这一点上还是需要向人家学习。

除了火炮、军用车辆以及枪械之外,科布伦茨国防科技科学中心还馆藏了很多很多有意思的军事装备,其中不仅有下面的水雷这样的东西,甚至还有一艘小型潜艇!而在1层展馆最深处,则塞下了满满当当的飞机,观众只能从飞机间的缝隙间才能穿过,对于军迷来说也绝对是一个惊喜。

说实话作为一个伪军迷,我对军用飞行器没有太多的研究,而这里馆藏的飞行器数量相当多,并且涵盖了冷战双方东西方的装备,其中就不乏两架不同时代的米格战机,以及拥有“暴力美学”般的米-24武装直升机。

米格23,一款第三代超音速战斗机,临近了看飞机的做工和设计依旧非常“暴力美学”

在楼上还有不少陈列各国、各个时期、各军的服装,从中不难看出,欧洲国家的军服随着时间而从原本非常华丽,但实际很不实用的军服,逐渐过渡到到后期颜色比较土的、甚至会有迷彩配色的军服。此外,这里甚至还有一战时期的步兵用盔甲,在堑壕战的突击中力求起到更好的防护效果。

不知道为啥这里的假人看上去都是怪怪的,在空无一人的展馆内还是感觉有点恐怖

如果你是一个军迷,相信位于小镇科布伦茨的这座国防科技科学博物馆还是会有非常多的值得一看的馆藏军品。尽管这个博物馆还是以军事科普为主,我最想看的二战装甲车辆也仅是有比较小一部分,坦克更是一辆没有,但还是让我很过瘾,尤其是自己一个人在几乎没有其他观众的展馆里,与上面如此之多的、每一件背后都有着独立的故事的展品共处一室,看时光静静流淌,现在回想一下也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由于时间所限,文章中的资料来源主要是维基百科,难免有疏漏之处,各位看官老爷还请轻轻打脸。

本次全程德国之行,我们都使用了环球漫游Wi-Fi,玩儿个直播、聊个视频几乎完全不成问题,续航时间大约一天,最多还能让你一机连接5台设备。稍有bug的地方则是,我们这款Wi-Fi每日限流500MB,重新清零的时间则是按照北京时间计算,略有尴尬啊(当然,一般而言不太会超流量使用,我们都是流量蝗虫来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